急性会厌炎险致死!33 岁患者记录三甲医院抢救过程

2018-04-28 14:05 来源:丁香智汇 作者:Miller 苏胖胖
字体大小
- | +

3 月 28 日,周三,对于大家来说,是一个普通的日子,但对于我和我的家庭来说,差点成为悲惨的一天:我因急性会厌炎导致呼吸困难 (三度喉阻塞),差点和这个世界说了拜拜。

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后,现在已经基本恢复。写这篇流水帐记录下这个过程,希望能给更多的人提个醒。

病程记录

本人情况:男 33 岁,程序员,已婚, 一子。

13:00 午饭后遛弯回到工位,感觉到嗓子不舒服,吞咽唾液时感觉到了撕裂感。

因在半年前有过一次急性会厌炎的经历 (当时较轻,打了一针甲强龙就好了),随即就给领导说了声到了北京友谊医院就诊。

13:15 到了友谊医院后,挂了耳鼻喉科的急诊号,急诊大夫给看了以后,确诊为急性会厌炎,大夫随即给病房打了电话问有没有病床,病房答复没有。

大夫给我说,你现在处于危险期,由于病房没有床位,现在我给你开个静脉推注激素 (甲强龙),你去急诊打完后建议你去某某医院打三天的抗生素。

由于我对大夫所说的医院不熟悉,问了能不能去旁边的 xxx 医院打,大夫说可以的。

13:36 在友谊医院急诊推注了甲强龙。

14:20 左右,xxx 医院,打上了吊瓶。

15:45 左右,xxx 医院打吊瓶过程中,剧烈咳嗽 (这次咳嗽后来想起来应该是和后面导致差点窒息的剧烈水肿有直接关系)  咳了一会后,有所缓解。

15:55 左右,突然发现呼吸有声音了,几次深呼吸后,感觉到呼吸不那么通畅了,心有些慌了,决定继续回友谊医院急诊科,按铃,拔针..... 离开 xxx 医院。

16:00 骑摩拜到达友谊医院急诊科,此时不知道是由于剧烈运动还是水肿已经完全堵住了气管,自己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呼吸困难,有明显的被人掐脖子的感觉出现。

由于担心后面可能会出现失声的状况,我在手机写上了「急性会厌炎,呼吸困难,求救」的几个字,以备后用。

这时可能是因为呼吸不畅的原因,心理已经极其紧张。

友谊医院的喉科急诊是在六楼的耳鼻喉的诊室内,当时第一打算是坐电梯去六楼找喉科急诊大夫。

但是走到了电梯口发现,所有的电梯都是在低层往高层,走的过程中,等电梯可能要等一两分钟,而这一两分对我来说可能是要命的一两分钟。

当时就跑向了急诊科,像一个无头的苍蝇似的乱窜,见到医护人员就说不行了,呼吸困难,求救!

经指引,我顺着路标找到了内科,这时嗓子已经几乎说不出话来了,把事先打在手机上的字给了内科大夫看。

内科大夫看到后,立即起身,给正在看的患者说,稍等下,这里有个急症。并带我到了隔壁的护士站,给护士说赶紧给耳鼻喉打电话,赶紧上氧气,赶紧给他打 xx 药。

什么药没记住,也是一个用于消肿的激素药,在这里感谢这位内科的大夫,使我从无头苍蝇的状态看到了希望。

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坐在凳子上,静静地吸氧,等待护士配药,等待耳鼻喉的大夫的到来。

16:10 左右,已经注射了内科大夫开的药,耳鼻喉科的彭哲大夫也拎着气切包下来了,彭大夫在简单的询问了我病情后 ,又让护士给我推注了甲强龙,其他耳鼻喉参与抢救的大夫也陆续赶来。

其中王国鹏大夫到了之后,看我有点紧张,一直安慰我说,你别紧张,我们都在这里了,气切包也在这里,你配合我们,有可能就能避免开这一刀。

同时王大夫让我联系家属和同事,让我给他们说,尽快赶过来,可能要做气切手术。

这时的我自己给自己减压说,大夫都来了,命应该能保住了,自己应该尽量平静下来,尽力的多吸氧。

王大夫正在电话联系手术室。

过了几分钟后,王大夫询问了我现在的情况,在得知我呼吸没有改善后,对大家说,对激素不敏感,准备手术。

这时急诊室的护工纷纷上前帮忙,有准备轮椅的,有准备氧气袋的,有帮我夹移动血氧的......

在转移到中心手术室的过程中,要走一个大约几百米的大长廊,护工师傅一直是一路小跑的推着我,同时听其他大夫在通过电话约电梯,说有急诊手术,让电梯在二楼等。

再次感谢各位护工师傅们。

16 点 30 左右,在我什么证件都没带,家属也没在,也没有交任何钱的情况下,手术开始了,一段时间后,听到马玥莹大夫说了一句:「这个时候他是最舒服的了。」

我自己突然感觉到透气了,我活过来了!虽然心跳依然过速,但是能呼吸的感觉真好。

17 点左右,气切管安装完成,手术成功。

大夫拿着移动的电子喉镜观察我的会厌部位时说,这都肿成球了,而且是已经推注了激素的情况下,这种对激素不敏感体质确实少见,幸好来的及时。

气切后是无法说话的,比划着让大夫帮我拿来了纸和笔,在纸上郑重其事的写下了:谢谢救命恩人。各位大夫都说,应该的......

但是对于我这样的一个什么都没带,什么手续都没有办的的病人来说,这确实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感受到了友谊医院的仁爱。

18 点左右,从手术室出来,看到了几位单位的领导和同事,当时的心里是一阵阵的酸楚,差一点,差一点就和家人,和这些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们,和这个世界永远说了再见。

到了 ICU 后,上了一些监护措施,完事后护士们说,这真是捡了一条命,前几天,我们周围的 xx 医院,有个小伙子也是急性会厌炎,都到急诊了,晚了,没能救回来......

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已经被各种线捆成「蜘蛛人」的我,回想着几个小时历程,突然后怕了起来。

假如没有中午嗓子不舒服的感觉,我会在会厌急剧肿胀的时候时候迅速奔向急诊吗?

假如在一个不熟悉的地点,假如是在高铁上,假如是在飞机上,我又该如何自救?

假如友谊医院的大夫由于我没带任何证件,拒绝了抢救,我又该如何办?

任何一种假如,那也许我就真的真的一命呜呼了。我是一个极为乐观的人,相信这种事情再也不会在我身上发生。

29 日早 10 点,我从 ICU 转移到了普通病房。

在出 ICU 的时候见到了在那等候的家人,这时喉咙还没有消肿,不能说话,不能吃饭,不能自己咳痰,开始吸痰和雾化;吸痰的过程很痛苦,尤其是深吸,咳到全身抽搐。

29 日、30 日,不能吃饭,依靠营养液维持身体需要,每天连续 20 小时的液体输入。

31 日—2 日开始强迫自己吞咽,从开始咽一点的水,到流食,再到最后正常吃饭;之后为堵管做准备,中间从塑料管换成了金属管,对气管的刺激性小了很多。

4 月 5 日彻底取管,气切口旁缝合三针等待愈合。

我的 5 点感悟

1. 希望大家重视咽喉肿痛,如有身体不适尽快去医院治疗。

2. 希望大家都知道「急性会厌炎」这个毛病,它来势凶猛,很容易肿胀堵住气管窒息。

本人会厌迅速肿胀的过程只有 10 分钟左右,所以确诊为急性会厌炎后哪也不要去,就在医院治疗,不然很有可能发生悲剧。

3.  这个世界上重要的东西有很多,可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身体什么都没有用,所以尽可能的保持好的睡眠,正常饮食,保持锻炼,提高免疫力。

4. 如果遇到类似的危机情况,冷静是第一位的,因为只有你自己冷静才能寻找最好的办法,还有请相信医生,配合能让你有更多的生还机会。

5. 感谢友谊医院耳鼻喉科王国鹏,马玥莹,彭哲大夫及急救科大夫、护工等其他医护人员的全力抢救,是你们把我从窒息的边缘拉了回来,让我还能自由的呼吸。

在这里还要感谢下耳鼻喉科的全体护理人员,能够从病人的角度出发,主动的,无微不至的照顾我。

特别是感谢尚新月护士,在为我吸痰时耐心、细心操作,主动从患者感受出发,让吸痰这件事情不再那么恐怖。

这次急救也许对王国鹏等医生来说只是一次普通的急诊,但是对于我和我的家庭来说确实是救命之恩。

再次感谢北京友谊医院所有参与救治我的各位医护人员。希望这篇流水帐,能让大家重视自己的健康。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忙碌和工作,还有诗和远方。但没有健康, 何来诗和远方?

封面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编辑|千月

文章转载授权及合作事宜请联系微信「panda_wqy」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丁香智汇」,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167789682126090436.jpg

编辑: 文千月

版权声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丁香园”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于丁香园所有,非经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不得转载,授权转载时须注明“来源:丁香园”。本网所有转载文章系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且明确注明来源和作者,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网友评论